麻豆传媒mdred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唐王翰《凉州词》

话说张角自知病重难免,又见战局不利,遂将张宁托付给陈龙,舐犊之情溢于言表。得陈龙应允,知魅娘终身有靠,心满意足的大笑起来。

回到客厅坐,亲兵送茶点,陈龙仔细看时,都是黑面粗粮。张角叹道:“龙,时值春末夏初,朝廷兵马三面围困,实在粮草不济。我这里还有十万张嘴,因此只能怠慢陈龙了。”

张宁问道:“父亲,如今能战的精兵还有多少?”

张角还未答言,张梁已经抢着道:“侄女,虽然号称十万,有五万都是老幼妇女,只能张嘴吃饭。我数次劝大哥将这些老幼舍弃,大哥不肯,终有一天粮草堪忧啊。”

张角道:“三弟,我若抛弃这些百姓,会失天下之望。只不过连番争斗,没有喘息的机会,如今伤兵满营,能战之兵不过三万来人,形势不妙啊。”

张宁听说,脸有忧色,给陈龙使个眼色。陈龙抱拳道:“几位长辈,我本没有说话的份儿,但今天适逢其会,可否插言?”

见几人都没有反对,陈龙道:“我和魅娘从洛阳逃出时,听说朝廷三路出兵,现卢植所部,已经跨过黄河,屯与濮阳,周边郡县,也都出兵应和,这是决一死战的态势。黄巾兵少,战斗力不强,而大名县无险可守,可以说危如累卵。何不化整为零,以游击战术且占且退,待朝廷兵锋过后,再觅良机?”

张宝道:“不可。化整为零,这是要我们不战而逃吗?龙此计不妥。”

陈龙不慌不忙,对着张角道:“这次起义的时机,并非最佳,虽然穷苦百姓望风景从,揭竿而起,数月间号称有百万之众,然训练不足,良莠不齐,何不放弃无谓的守城,转战大山野泽之,待寻得根据地,屯积粮草,训练士卒,伺机再占有州郡,应可卷土重来。”

张宁也道:“父亲,龙之言,虽说保守,也是老成稳妥的办法。如果以硬碰硬,玉石俱焚,丧失了将来的机会。”

张宁素来是黄巾的智囊,她的话一出口,几位长辈都纷纷思考起来。张角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张宝先说道:“侄女和龙所言,意思是这场账没有什么胜算。”

清纯美女校花夏天军训生活照

陈龙道:“计算双方实力对,确实没什么胜算。而且一无坚城可拒,二无天险可守,又是粮草不足,恐怕也守不住啊。”

张梁道:“主动出击如何?”

“主动出击,不能不先精兵减员。否则运转不灵,很难达到袭的效果。我觉得要顾及众多百姓的生命,还是不如化整为零,各自逃生。”陈龙道。

张角咳嗽起来,脸色涨得通红。张宁到张角身后,给父亲摩挲后背。张角边咳嗽边摇着手,勉强对陈龙说道:“龙所言,也是有理。今夜不谈公事了,几位路辛苦,用了饭先去休息吧。”

张宁忧心父亲病情,在张角身边照顾,让陈龙等随着亲兵自去休息。张角回到卧室,拉着张宁的手,微笑道:“魅娘得夫君如此,我心甚慰。”

张宁满脸通红,不知道父亲是怎么看透的,调皮道:“父亲,你调笑女儿,为老不尊。”张角先是呵呵大笑,然后正色道:“你父亲也算半仙,怎么会看不透陈龙为人,我能有这样的好女婿,你一生幸福有靠。我对你有个要求,是无论我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可意气用事,一定要保证自己安。”

张宁不依道:“父亲,如果能按照龙所说,化整为零,以游击战术且战且退,应该能保存部分战力,以利于将来。”

“魅娘,现在四处的起义军风起云涌,皆听我的号令。我已经不仅仅是你的父亲,也是百万黄巾的统帅。我身染重病,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若不能轰轰烈烈和朝廷主力战斗一场,会冷了众人的心。即使我失败身死,也要给后来人做个榜样。”

张宁知道轻易不能说服父亲,只好先安排父亲休息,自己来找陈龙寻思对策。陈龙知道张宁会来,叫了周不疑到卧房,分析现在的形势。等张宁进来,周不疑已经画了一副简单的冀州草图,把朝廷的几只合围的军队标识出来。

张宁看着草图,对两人道:“大名县所在的位置,三面都有坚城重兵,尤其濮阳、邺城和邯郸,都是不可突破。”

陈龙点头道:“如果卢植的大军,从濮阳方向扑来,配合周边的部队,可以有足够的兵力合围大名县。那时,想走都走不了了。”

周不疑看着草图道:“现在只有北面没有重兵,但如果退兵到广宗,有不战而逃的嫌疑,会大大的影响士气。我的意思,现有的十万黄巾部队,可以分为六路,战斗力差的留五万人守城,剩下五万每路一万人,机动性最强的一路正面取濮阳,只做诱敌扰敌之用,一触即走,不可与卢植军和桥瑁军缠斗。”

陈龙、张宁见周不疑双眼又开始烁烁放光,知道进入了他的战斗模式,都默默听着。

“取濮阳这第一路,必须是马队,脱离战场后,绕过敌人大军,假意攻取濮阳,若敌人回救,立刻往西北方,骚扰邺城,让邺城的守军不敢出击大名县。”

“第二路一万人,正面攻取平原,争取劫掠那里粮草。平原鲍信共有一万精兵,五千精兵在野,另五千精兵在城,如能击溃这在野的五千军,则平原方向再不敢来袭。”

“第三路一万人,西北面出击邯郸袁韵的五千军,防止袁韵的军队切断前往广宗的退路,同样如能击溃这五千军,袁韵也只能龟缩在他的邯郸城里。”

“第四路一万人,直扑邺城,牵制韩馥的三万精兵,让他无瑕顾及卢植的侧翼即可。”

“第五路一万人,斜刺里穿越邺城和邯郸之间的平原,为大军撤退往并州方向打开通道,防止若大名县守城不利,退守广宗后无路可逃。”

周不疑说完,看着陈龙,显得颇有信心。陈龙一边消化着周不疑的方案,一边对张宁道:“魅娘,你有什么意见?”

张宁皱眉道:“元直说的,不失为一个积极的方案,但兵力分散,有可能被各个击破;而且守城的兵丁也太弱了。”

陈龙道:“濮阳和邺城不远,我觉得骚扰濮阳和邺城这两路人马,如果能互相呼应,应该效果更好。如,第一路如果从西面绕过濮阳来的大军,假意攻取濮阳,可让第四路部队埋伏在邺城南郊附近,攻杀追击的队伍。等第二路和邺城的守兵接触,第一路刚好完成骚扰濮阳的任务,可以作为第二路的兵。同理,第三路和第五路也这样互动用兵,可以把敌人弄得晕头转向。”

陈龙这一番分析,又周不疑更近了一步,有了各兵种配合作战的意思。虽说没有详细的计划,但对带兵的统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转天一早,陈龙他们继续在大宅里休息,张宁在黄巾军的军事会议,将周不疑主动出击、五路出兵的计划公布出来,却遭到反对。张宁据理力争,最后,张角只同意张梁领一路军,两万人攻击平原鲍信的五千在野军,主要目的是劫掠粮草;张宝领一路军,也是两万人,负责打通邯郸和邺城之间的通道。张宁只好无奈作罢,闷闷的回到陈龙卧房。

陈龙安慰张宁道:“黄巾的高层,看来胆气已经寒了。正面根本不考虑主动出击的计划,是害怕卢植的军队啊。这样守着能守多久?咱们做好救出你父亲的计划吧。”张宁点头,美目闪烁道:“救出父亲之后,龙想怎么退走?”

陈龙想了想道:“最安的当然是前往并州或者幽州,但需要大宽转走西凉陆路,才能返回零陵;如果直接冒险向南通过黄河,路都是重兵拦阻,又太过艰险。如果你三叔夺取了平原,走青州也许可以。”

张宁微微点头,陈龙忽然想起东面的大海,说道:“还有一个办法,是逃到渤海边,坐海船前往江东。”

张宁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听了只觉的脑洞大开。问陈龙道:“龙哥,大海是个什么样子?”

陈龙道:“大海是世界最深邃最美丽的水,他养育了所有地球的生命,调节着整个大陆的气候,他的面积超过所有陆地的总和,最深的地方高过大路最高的山峰。大海里还有许多神的生物,有大如房屋的鲸鱼,有柔弱无骨的章鱼,有铁齿钢牙的鲨鱼,有快如流星的剑鱼,如果能见到大海,你明白天地万物的渺小了!”

张宁笑靥刚刚展开,搂住陈龙熊腰道:“龙郎,你说的太美了,那咱们说好了,去坐海船!”忽然听到城外战鼓声如雷想起,数万人的呼喝声直云霄,张宁的笑容凝固在脸。

卢植和桥瑁的五万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大名城下,因为无遮无挡,所以没有任何野战,直接向着大名城头扑来。惨烈的攻城战开始,如同当日血战零陵。

趁着攻城战的空隙,张角好歹按照预定的方案,从北门放出了四万精兵,张角和张梁分别带领两万人马去了,张角对他们的要求是粮草自行解决。剩下的六万黄巾,只有一万多是生力军,剩下的都是民夫和妇女,都充作后勤。

攻城战惨烈无,大名县城墙苦不甚高,靠人多,才守住城墙不失。陈龙令吕常等人城头杀敌,自己只和张宁、周不疑做后勤,防止被人记下模样。

这样坚持了几天,再也坚持不住,倒是张梁那边传来消息,在平原打了个胜仗,已经顺势攻到平原城下,劫掠了千石粮草。

张角见大名县守不住,令大军趁黑夜退守广宗,并写书令张梁携粮草退往广宗汇合,意欲在广宗据守。退兵被卢植一路追击,快到广宗县城方止,兵士损伤无数,都是丢盔弃甲。刚刚在广宗安顿下来,正怪卢植的兵为何忽然不再追击,忽然张宝的信使来到,见到张角下跪行礼道:“将军大喜,那卢植退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