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n7

今天晚上大概是我人生中最风光的一次。

因为从来没有过那么多人同时关注着我。

婚礼是西式的,但是也有中式的环节。

在我给桑旗的父亲和母亲上茶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蹊跷的事情。

因为坐在桑旗父亲身边的那个女人,并不是桑太太。

我心不在焉的上完茶,然后在现场搜索着桑太太的踪迹。

我在一个很不起眼的拐角里看到她。

她依然很美,很与世无争。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需要八卦的时候我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我问桑时西“桑旗和你不是同一个母亲?”

“没错,他妈妈是琴晴,是我父亲的二房,我妈妈就是刚才我们敬茶的那一位。”

我明白了,怪不得当时我见桑太太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不反对我,但是也没有能力帮我们。

纯白娇娘优雅长裙清新迷人

原来她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二太太。

大户人家真是少有,将旧社会的那一套都保留了下来。

所以桑时西是嫡出,桑旗是庶出。

怪不得桑时西在他父亲面前更有话语权一些。

接下来,走红毯,倒香槟塔,许愿池许愿,放礼花。

有钱人结婚真的很能折腾。

我本来撸串撸饱了,经过这一番折腾又饿了。

我和谷雨手牵着手去自助餐台找东西吃。

谷雨发现了有龙虾,很大一只,当中剖开一半,有用芝士焗的有用蒜蓉蒸的。

她兴奋的跟我说话的声音都在抖“大龙虾呀,小疯子,有大龙虾!”

“给我弄一个那个芝士的,我要最大的那个。”

“好。”谷雨兴致勃勃的帮我夹龙虾,我在边上和生蚝奋战。

何仙姑的声音冷不丁出现在我的耳畔“堂堂桑家大少奶奶,怎么这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我回头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挑我的生蚝。

生蚝又大又肥,我都没吃过这么新鲜的,以前烧烤摊上吃的那些要不是多放了佐料都觉得有点臭。

她见我不理她,又转到我的左边来“你还真是挺有本事的,嫁不了桑旗就去嫁老大,你还有没有一点底线?”

就凭她何仙姑也跟我谈底线,她还有两千万被冻结在我的户头里呢。

初次见何仙姑,我还觉得她挺有格调的,就是坏也坏得不显山露水。

但是现在她的阴毒毕露,那就有点没意思了。

像她这种在宫斗剧里顶多能活五集。

谷雨帮我拿了龙虾,端着两只巨大的盘子走过来,看见了何仙姑当着她的面问我“这个女的就是那个什么何仙姑?”

何仙姑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我们俩端着盘子从她的面前扬长而去。

外表看上去何仙姑赢了,但是以后的漫漫人生路她明知道桑旗不喜欢她,却执意要嫁给他,想必她以后的日子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过。

我和谷雨端着山珍海味在餐区坐下来大快朵颐。

我就把这个婚礼当做是来不要门票吃自助餐,先吃个够本再说。

龙虾和生蚝巨好吃,我吃的一脸都是芝士,谷雨吃得一脸都是蒜蓉。

她把我的脸从龙虾盘子里给拔出来,我对她的举动很不爽“干嘛?我吃的正开心。”

“我刚才看到了桑旗。”她嘴里塞满了龙虾,含糊不清地跟我说。

“看到桑旗有什么了不起,他又不是濒临灭绝的保护动物。”我将脑袋再一次埋进龙虾盘子里,但是听到桑旗这个名字之后,我的龙虾好像也没刚才那么好吃了。

“他真的好帅。”谷雨说。

我抬起头来看他“我还用你说?”

“你别说,长得帅的渣男都容易被原谅。”

“你就这点出息?长得再帅渣男始终是渣男。”

“相由心生啊,我总觉得长得这么帅渣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我忧愁地看着谷雨“你这以貌取人的德性什么时候能够改?小心以后被人骗的连渣都不剩。”

“可是怎么办?我看桑旗好顺眼。”

“顺眼你就去跟何仙姑pk就是了,反正我不跟你抢。”

“可是我怎么觉得桑旗看着你的眼神和看别人不一样?”

“你这个多个大近视眼,今天没有戴眼镜吧?”我去扒拉她的眼睛,发现她戴了美瞳“你个心机girl,我十万火急叫你来,你居然还有空把你的美瞳给带过来。”

“谁说的,我这个美瞳里是有度数的,我看的真真切切,这里的厨师居然没有把生鱼片切得更纸一样薄,而是厚切。”

“那你还不快过去拿?”我冲她咆哮“我要甜虾和北极贝,多拿一点来!快去快去!”

“你怎么搞得跟去洗浴中心一样吃东西还要抢的,这里可是你的婚礼,你的主场!”谷雨说是这么说,却端着盘子站起来往生鲜区冲过去。

我把她支走,是不想再听她跟我唠叨桑旗的事情。

别说她被蒙蔽了,就连我也曾经被桑旗给蒙蔽。

他那时候对我可以用宠溺两个字来形容。

有天我半夜睡不着想出去透透气,但是不愿意坐车又不想走路,于是他便抱着我足足走了三个小时,走到了一个码头我在那吹了十分钟的风,他又抱着我走回去。

等走到他家都已经天亮了,尽管我知道桑旗有运动的习惯,他抱着我就等于负重运动了,可是,正是他这种若有似无有一点一滴的好,才慢慢沁入了我的心里。

现在想起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他演戏而已,可能他当时抱着我的时候,心里念的是嫣嫣。

我放下叉子,心意的等着谷雨拿生鱼片来给我吃。

我低着头用叉子叉我盘子里的虾壳,身边坐下了一个人。

“你抢东西的本事真是越来越精湛了,这么快就抢来了?”我抬起头,却发现我身边坐的是桑太太,确切地说我应该叫她小妈。

但是我觉得这个称呼很不礼貌,而且现在都21世纪了,这种称呼是对女人极大的不尊重。

我想了想,开口“阿姨。”

她深深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她的眼睛很深,她的眼神很沉,她的目光似乎要把我拉进他的眼睛里,带入到他的精神世界中。

就在我觉得我快要被她催眠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你嫁给老大是因为报复阿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