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豆奶APP

林宝拿着车钥匙递进来,几个人像见了鬼一样。

怎么到他手里了?

光头算是老道一些,似乎看懂了,这俩人都不简单,他擦掉脑袋上的汗,让小弟们在车里别动,主动和林宝下车了。

“兄弟,不知道是有什么误会,我只是手下,今天不找麻烦了。”他主动给林宝递上烟。

林宝不抽,客气问道:“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吗?”

“不知道。”

“哦,那是谁让你来的。”

“我……”光头犹豫了一下,林宝立刻又亮出了一张银行卡。

然而那不是贿赂,因为光头看见卡的时候,已经吓傻了,他摸了摸裤兜,里面空了……那是老板给的定金。

“你……你是高手,今天得罪了,我这带着几个小弟吃饭,不容易,体谅下。”锃亮的脑袋,汗珠点点,冷汗流在额头。

林宝点点头,“我不为难你,把话说明白了,卡就还你,说不明白,就不只是银行卡不见了,可能更严重。”

“是一个姓王的老板,委托我老大的。”

山花烂漫时女神丛中笑

“王什么?”

“王泰初。”

“谁?太粗?”林宝摸不着头脑,这人也不认识啊,找我做什么?“确定是这人?”

“是……”

“这样吧,你回去就说,这事找错人了,卡还你。”

光头连连点头:“我知道怎么交代。”

面包车掉头就跑了,老黄嫌林宝太手软了,林宝无所谓,“都是出来混饭吃的,其实就算咱俩什么都不会,真被揍了,他们也不敢打多严重,主要是来吓唬人的。”

“你没问一下为什么来找你?”

“哎呀,忘了。”

下午,两人在网吧对面的咖啡店坐了一会,一杯时光是大学城里最好的咖啡店,分上中下三层,一层是西餐厅性质,店里甜品极为出名,二楼是包厢,适合情侣约会,而三层是文艺青年场所,装修的充满文艺范,安静的环境和轻音乐,还有人在这里自习看书。

“这老板有点意思,三层楼,把大众、文艺、小资覆盖了。”

“听说老板是个美女,为了等她男朋友,开了这家咖啡店,后来等太久了,人没回来,美女老板就把它开成了国连锁,想让她男朋友看见。”

“这是编的故事吧,为了吸引人来。”

林宝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要走,今晚他们俩和何婷婷约了吃饭,老黄表示不去了,临时有约。

“谁呀?上次健身房认识的?我以为你吹牛呢。”

然而并不是吹牛,老黄还真的痛快放他们俩鸽子了,“你们俩吃吧,都是老朋友,我不差这一次。”

“行吧,为了你今晚顺利,我赠诗一首。”

“滚蛋去。”

黄昏时刻,新搬家的何婷婷,在楼下随便找了一家小店,原本是打算亲自下厨的,老黄没来,两个人干脆简单吃一顿。

何婷婷依然是一套黑丝短裙,略显风骚,而新搬的小区,是一个老式住宅区,和之前的公寓楼相比,环境差的很多,虽然复古感还不错,但也足够看出来,这里比较便宜。

便宜的小店里,几个糙汉子,被高跟鞋声音吸引,难得看见个青春靓丽的妹子,还穿得那么短,想法阴暗点,会以为她是哪个会所上班的。

这种底层市井的环境,反倒让林宝有些怀念了,二十多年都是这样长大的,在这里吃饭,有人抽烟,有人吐痰,有人喝酒吹牛逼,有人哭哭啼啼,这是一个角落,却仿佛看见了市井里的人生百态,悲欢离合。

他曾坐在这样的店里,啃着馒头,吃着免费的咸菜,那家老板看他年纪小,可怜他,偶尔会送一点吃的。

“怀念了?”何婷婷眨着眼睛看向他,“我们三个,当年第一次喝酒,也是在样的店里,那时候还穿着校服呢。”

“我穿了,你个小太妹没穿。”

她笑了,原来林宝都记得,“喝酒之后,你们俩醉在网吧里了,记得吗?”

“恩,你酒量好,当时和没事一样,后来到网吧里……我就不记得了,一头睡过去了。”

“我记得哦。”她开了一瓶啤酒,知道林宝不喝,也没强求。

儿时玩伴,相似的环境长大,林宝和何婷婷聊天,总是没什么芥蒂和压力,不需要担心露怯,在何婷婷眼里,他没什么光环,依然把他当做老朋友,和平时在公司里同事的态度完不同,没什么距离感。

两人放松的叙旧,又放松的聊聊现在,然后又说到了这年纪绕不开的话题,婚姻和恋爱。

林宝问她:“你长得又不差,钓一个条件不错的,不难吧,何必一直单身。”

“钱嘛,我当然喜欢了,可王海那德行你也看见了,稍微有点条件的,只想把我这种**当成炮友,甚至骗炮,李媛媛那样的天生清纯,我又学不来,这个定位,我也很尴尬呀。”她自嘲的笑了,摸着自己的脸,“好多人都说,我长了一副二奶相,谁看了都觉得我私生活不检点。”

“世人皆醒我独醉,管那些人放屁干嘛,人就这一辈子,活什么样还得被他们指指点点?我吃软饭吃的很舒服,他们说我没骨气又能怎么了,我依然很快乐呀。”说完,他补充了一句:“你长得确实挺像小三的。”

“去你的!”高跟鞋踢了他一脚,吓退王海那天,老黄的两个小弟,也确实误会她是老黄的姘头了,自己天生就这样面相,她认了,这些年,也没少招来中年已婚男的非分之想,自己的桃花树,大概是长歪了吧。

这时候,她电话突然响了,顺手接起了,聊了几句,脸色越来越差,林宝知道,电话说的内容,可能是让她心情不好,正想回避一下,就听见何婷婷突然大吼着。

“我没钱了!以后别找我了!”

啪!电话摔在桌子上,周围人被大吼惊到了,频频看向何婷婷,打扮风骚,气质也一副小三相,别人难免多想,是有什么不良嗜好欠钱了吗?

她猛喝一大口酒,林宝夺过她的酒瓶,“今天咱俩叙旧,又不是为了喝醉。”

何婷婷苦笑了一下,“让你见笑了。”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我弟弟,你还记得吧。”

“怎么不记得,当年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七八岁的小孩,很熊孩子,要不是你是他姐姐,我都想揍他。”林宝说完,轻声问道:“他和你要钱?”

“呵,我家都和我要钱。”

从那么精致的白领公寓里,搬到老旧小区,发生了什么,林宝似乎猜测了一些,“家里有事?”

“我爸生病住院了,他们俩没脸和我要钱了,就催我弟弟找我。”她说完,看向林宝,“你不用帮我,他吃喝嫖赌一辈子,早死早超生。”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何婷婷气的直接挂掉,吃饭的心情,也被电话扰的气氛无。

如果真的恩断义绝,她也不会情绪混乱,林宝懂了……

他笑了一下:“其实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真相,当年我退学那天,回家之后,发现书包里多了两百块钱,不知道谁放的,十年了,未解之谜,我以为是李媛媛给我的,可如今再见面,她对我退学的原因一无所知,还有些怨恨我不辞而别。”

“那天帮你吓退王海后,你偷偷在我兜里放了钱,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当年的两百块,是你给我的。”

两百块,在那个年代的初中孩子手里,不是小数目。

“当年一起玩的时候,你从不占我任何便宜,分别还送了我一笔救命钱,婷婷,这个人情,让我还你吧。”他平静的看过去。

“林宝……”何婷婷苦涩的双眼里,泛起湿润。